一般被叫做铃兰,另外一些昵称只出现在很小的圈子里。
目前来说lofter的主要用途是存档。
一般不删黑历史。

仲夏夜,“白色夫人”剪下了生长中的麦穗,也剪下了我们的课间操、体育课以及除了高考科目以外的其他课……
从今天到放假之前都是如此凶残的课表啊T^T
正式的更新什么的放假以后再说,现在就从本来应该在后面才会出现的文字当中截一点点发上来吧。

明智的天神下达旨意从不曾重复与循环,
人的历史却好似转来转去的车轮上下复往。
过去的事情再次发生却不被留意,人的辛劳
只有依赖着神的指引才能避免无功而返。
我恳请神使在我眼前用手指勾勒前人的面庞,
好使我弹拨着金色的琴弦重述这陈词滥调。

这漫长的传奇开始于伟大之战落幕的长夜:
金马张望着寻找驭者,大地上烈火翻滚如波。
天...

一个预告。

仲夏夜,好时候啊。
记得在镜之国度的世界观里,这一夜有精灵的舞会呢。——当然现在那个作品差不多可以算是暂时坑了,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再去研究文字游戏制作工具们……
之前我和月云说我要在仲夏之夜开新坑。我是个信守诺言的人,所以我来发预告了。
我果然是一个不适合写同人的写手呢……这就是为什么我又回来开原创了。仍然是奇幻,仍然是全架空,仍然(预计)是长篇。从贴吧跑到QQ又跑到lofter的铃兰在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变化的。
这一次我保证不坑,认真的。
昨天翻备忘录,发现最早的草稿是将近两年前的。这中间我也没再开过原创,如果再坑了,岂不是相当于浪费了两年的人生……
闲话到此为止。今天晚上大概就会发点东西上来?
(其实我...

【p1~p5是某一篇同人的插图】【p6大概算个授权】
【古风AU因此可能根本看不出来画的是原作中的谁】
【画手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所以不要去打扰她不要去打扰她不要去打扰她】
很明显我并没有转职做画手……这些画来自亲爱的月云@黎染染染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去年的文图赛了,拖到现在还留了一部分东西没放出来的可能也只有我们墨色组了。这个锅不属于月云而属于我,她去年三月就画完了,但是说要等到我写完再交稿,然后我弃坑了。
这些画全部是part3的插图。p1是“从‘纸糊的封底’中落下的那‘一小张画纸’”,请自行脑补旁边有一阙《如梦令》;p2~p5是按顺序排列的“《古刹歌声》开头的‘几张插图页’”。part3...

【萝魔同人】痴人感春 Part3 一本旧书

很明显,萧龙学园的图书馆里是没有与学习无关的书籍的。她应当去魔力洲图书馆——不过她可不想等到明天了。
大概是受到了那个恐龙头小瓶子的影响,萝铃总觉得这个家中可能就藏着各种她想要获知的秘密。
于是她推开了书房的门。
黑暗从书房涌出,挟裹她叫她退出去,可她终是走进来了。
门在她身后无声地合上。
怀着某种奇特的崇敬——或恐惧——她没有打开白光壁。于是黑暗仍不愿退散。
她绕过地上一堆又一堆的魔法书。眼下研究什么秘方已经不重要了。
在落了灰的架上,有一本书意外地显眼。
死寂,窗外似有鸦声一二。
一本用白纸重新包装的小册子正捧在她手上,书名正是《古刹歌声》。
翻开封皮,几张插图页映入眼帘。纸边用两种字体印着些零零散散的句子,...

【萝魔同人】痴人感春 Part2 一片痴心


萝铃被梦的曲调缚住了。
在晓晓的建议下,萝铃开始向别人谈起这个奇怪的梦境,问他们能联想到什么。

1
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放假前我好像看到休息室白光壁放的节目里有很多穿白裙子的女人在唱什么奇怪的歌,但是我不记得是什么了。不是我喜欢的电视剧。
大冬
——来自晓晓的魔法聊天笔记本。在萝铃向晓晓表示可以了解一下别人的想法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就在巴比基上收到了这么一张图片,而挂钟上显示十一点已经过了。萝铃很佩服这两位搭档的行动力,而她自己决定先安心睡觉。

2
“听上去像是地球的事情哦。”纪伦眨了眨眼,端起早餐桌上盛有牛奶的玻璃杯,“当然,是地球的欧洲,萝铃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萝铃很佩服纪伦。作为一个从未进行过宇宙航行...

【萝魔同人】痴人感春 Part1 一组梦境

来自一个话痨的预警:
OOC。本坑是笔者脑洞太大填不上的产物,全文在两个半AU之间跳跃,那半个是有改动的原著背景。

CP为金铃。不过由于笔者的恶趣味,不排除有疑似百合的元素,当然主要集中在被坑了的那一部分所以应该找不到。

如前所述,这是个坑。坑掉了最后两节,其大纲曾经存在过,但笔者觉得自己可能表达不出来想要的意境,于是坑了。或许将来会填。
黑历史。主体是今年上半年尝试找回码字能力的产物。

笔者对原著只接受到第四部和番外一。目前已出坑。
--------------------
算了还是不要这么严肃了。
我是不管在什么地方都用同一个ID的铃兰。
这是萝吧文赛的参赛作品。我是官方组“墨色”小组的写手,我...

Waddington风云

写在前面:
不要带入历史不要带入历史不要带入历史重说三
这篇还是模联相关,不过这次完全是会场上的事情,和历史没有关联。
仔细想了一下,相关人物应该都不是会玩lofter的类型,那就没有风险了,完全当作是原创好了……但是仍然想厚颜无耻地打个史同tag。
感谢看完这些废话【不,根本没人看的】
----------------------------------
“瓦登当是我的。”易卜拉欣·埃德汗帕夏背负着丧权辱国的痛苦,凭借他最后一分来自古老帝国的荣耀提出了最后一个条件。他一个一个音节地挤出这最后的尊严,声音不大却让房间中的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坚持称呼他为瓦丁顿先生,而且,...

The Judgment to End Judgements

写在前面:
其实最早在手机里装lofter就是为了po这篇所谓的史同,然而最后也没有那个胆子。
不过现在开始在lofter上加认识的人(而不只是潜水和粉太太们)了,什么也不发好像不合适……
这是年初第一次尝试史同的渣作。脑洞来源是开了一场历史会。虽说想的是史向,其实唯一参考资料是维基百科上的几句话,而且其实主要目的是自黑。不要代入历史不要代入历史不要代入历史重说三。
当初一起开会的人,大概都散得差不多了吧;在会议上扮演了文中的另一个主角的人更是久未有联系了。
谨以此文作为纪念。
1
日历仍然保持在1938年1月31日。
其实Никола́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Крыле́...

© 星儿小女巫 | Powered by LOFTER